未分类

扫码下载app黄瓜

“没关系,反正又不是很忙。”柯诺笑了笑道,翻了翻计划书道:“这是我们第二次和屈家合作,希望会像上期一样成功,这要辛苦一下你了。”

“屈家?屈梓楠?”江可欣惊讶地盯着柯诺,扫向计划书的合作人,才发现对方负责人正是屈梓楠,她居然还不知道这一回事!

“对呀,你自己打的计划书都不知道啊?”柯诺看她惊讶成这样,忍不住吃笑起来。

“呵呵,我忘记了。”江可欣随口道,不是她忘记了,而是她从来没有去注意过屈梓楠这个名字,真正接触到屈梓楠这个人,这个名的也只是昨晚吧!

她记得上一季度是跟这家公司合作过一个游乐场的建成,负责人是谁她已经忘记了。也不知道自己曾经是不是有见过屈梓楠这个人。

这个疑问柯诺很快就帮她解疑了:“其实你们上一季度就在发布会上见过的,不过估计你们都没有注意到对方,没关系,一回生二回熟,那个屈梓楠除了脾气火爆点,工作能力还是很强的,和他合作不吃亏!”

“哦,屈氏的实力够强,我们也没有什么好担心的。”江可欣呵呵干笑道,心下感慨缘份这东西可真是奇妙呀,彼此明明就站在眼前了,却看不到摸不到!

柯诺点头,望着她交待道:“一会屈氏那边的负责人会过来参加我们公司的研讨会,你先去准备一下吧,十点钟准时开会。”

“好的,我现在就去。”江可欣道:“你先把计划书修改一下,改完我再整理。”说完点了一下头走了出去。

做为柯总的特助,会议的讲解和主持都离不开江可欣,见到屈梓楠的那一刻,江可欣没有退缩。

伸出手,职业的微笑在脸上淡开:“屈先生,欢迎您的到来。”

屈梓楠打量着她,脸上闪过一丝讶然,随即瞟了旁边的柯诺一眼,唇角扯出一抹嘲弄的微笑,往会议室走去。

留下的青春

怪不得柯诺会找这么脾气火爆的一个女人做瑞瑞的老师呢,原来……。

江可欣举在半空中的右手僵了一僵,但很快便放下来,往会议室走去。在会室议的投影仪上放上畔山工程的图纸,然后开始为大家讲解开发案的计划。

在工作上,她的态度认真而严肃,指着其中的一个角落道:“我们将在这里建一个售楼部,主要材料为压缩实木板,方便楼房卖完的时候拆除,材料还能循环使用。售楼中心拆除后和花园打通,加大绿化面积……。”

“等一下。”一个低沉淡漠的声音打断她,江可欣微愣,原本被人打断是很正常的,但因为对方是屈梓楠,所以她紧张了。

屈梓楠浏览了一遍计划书,抬眸睨着她道:“据我所知柯氏旗下的工人喜欢闹事,甚至会做出对工地有影响的过激行为,林助理是否该以这个问题向大家交待一下,然后再谈建房的事?”

柯诺摸了摸鼻子,悄然俯在屈梓楠的耳边,小声道:“楠,这件事情会后我们再说。”

屈梓楠只是淡淡地斜了他一眼,没有理会他,双眼直直地注视着抬上的江可欣。

江可欣有了片刻的停顿后,见他用这种眼光看着自己,如是微微一笑道:“屈先生放心,工人的事情我们早就已经解决了,想要工人全心全意为柯氏效力并不难。该罚当罚,该奖励就奖励。”

“这就像教孩子一样,不乖了,你打他一顿手心,然后再抱起他,拿一块巧克力哄他开心。这样即让他长了记性,看到你的威严,又能让他感受到你对他的爱。”

江可欣的这一句话,让屈梓楠的脸色惭惭地变得难看,咬咬牙,忍了!

柯诺冲江可欣眨了一下眼,示意她别惹这个火爆男人生气。江可欣只是淡淡一笑,指着规划图重新为大家讲解。

会后,柯诺宣布要请大家一起吃饭,江可欣因为不想看到屈梓楠,所以只好留在公司吃快餐了。一边吃着盒子里的饭菜,一边回想着刚刚会上的事宜。

屈梓楠似乎挺冒火,不知道会不会因此而把她炒掉。她可不想离开瑞瑞啊!如果他把自己炒掉怎么办?她会有机会再见到瑞瑞吗?

瑞瑞的生活过得不错,有一大帮人宠着,她终于不用担心孩子在外面有没有受苦了。只是,她要这么偷偷看着孩子一辈子吗?

屈家那么宠爱孩子,肯定不会让她把孩子带走的,反而很有可能在识破她的身份时将她赶走,让她这辈子也不能再见到瑞瑞了。

所以她只能这么偷偷地,用这种方式来弥补这些年来对孩子的亏欠。她一定要把孩子教导成一个懂事乖巧的正常人!

*

下班的时候,江可欣原本应该留在公司加班修改畔山开发案的计划的,心里却隐隐有些坐不住,迫不及待地想要快点见到瑞瑞。

才一天的时间,她就觉得已经很长很长了,真不敢想象这五年来她是怎么过来的。能在思念中活到现在,她自己都觉得那是一个奇际。

迫不及待地回到屈家时,屈家的人正在吃饭,屈炎和屈夫人一边一个,好脾气地诱哄着喂瑞瑞吃晚饭。而那个小祖宗却像被逼着吃毒药一般,手脚并用地挣扎着。

“瑞瑞,怎么又不吃饭了?乖乖吃一口好不好?”屈夫人举着勺子里的饭,做着每餐必做的工作。

屈炎在一旁陪笑道:“瑞瑞,吃完爷爷带你去买玩具好不好?要不我们去吃冰……。”

屈炎的话还没说完,瑞瑞便大声嚷道:“我现在就要吃冰!马上就要!”

“不行,没吃饭不可以吃冰的哦。”屈夫人讨好地哄道。

“坏人!”‘啪’的一声,又一个瓷碗开了花。这次瓷碗是砸在餐桌上的,刚好砸中一盆甜酸鱼,里面的茄酱溅得餐桌上的人浑身都是。

江可欣惊住了,头一次看到这么火爆的小孩子,难道这一点又是遗传到他老爹的?她真是后悔自己怎么给孩子找了这么一个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