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麻豆传媒新剧前男友

顾依依在他们一问一答之间,已经吃下了三块鳝鱼肉了,这才来凑热闹:“三堂哥,你看这道菜色泽金黄、鳝鱼肉富有韧性。”

“用筷子夹起,两端下垂却不断。

这敲得好了,鳝鱼肉能变海参,敲的不好,鳝鱼肉就成海绵体了。你能想象得出来它们之间的区别吧?”

“这道菜就是敲、炖俱佳,才能让人食之入口即化,味道醇厚,鲜香异常!”

刁朋连连点头:“确实,这是我吃过的最好吃的炖生敲了!”

胖子脸上的笑意更浓,用胖乎乎的手一指,推荐道:“那道菜叫美人肝,与松鼠鱼、蛋烧卖、凤尾虾并称为‘金陵四大名菜’!”

顾佑北来二军医大上学,几个月的时间内几乎没有离开海市,所以还没有尝过正宗的金陵菜。

他本来还在犹豫放暑假时,是马上回家,还是抽出一些时间好好在江南游览一番,现在不再犹豫了,立马做出了选择,当然是选择后者了。

顾佑北仔细看着那盘菜:“这是什么动物的肝脏?我没看出来……”

顾承家美食下肚,情绪也活跃起来:“小北啊,有些菜名是‘名不符实’的。”

“它叫肝,用的却不是肝,而是鸭胰,再配上鸡脯肉。”

“我以前吃过,给我的感觉就是光润鲜嫩,很有特色。”

微微阳光里的羞涩女孩

顾依依手下动作不慢,一道菜一道菜地吃过去,放下筷子后干脆竖起大拇指:“火叔叔,你做菜的味道真合我胃口!”

顾承家嘴里正吃着酥黄菜,听小侄女这话差点没呛着:“依依,你火叔叔做的菜也合我胃口!”

顾佑北立马接道:“嗯嗯,也合我胃口!”

刁朋平时虽然从不讲口舌之欲,但高水平超好吃的佳肴他同样抗拒不了,此时吃得身心都跟着放松了许多:“火叔叔做的菜太太合我胃口了!”

顾承家抬抬下巴:“听到没,我们都喜欢吃,是因为这菜本来做的就好吃……”

虽然谁都知道顾承家是在和小侄女开玩笑,但庄墨象还是坚决和依依站在一条战线上,不过他没有在吃的话题上发表言论,而是提起了先前说了一半的话题:“二伯,你明知道祝大头和杨洪波有问题,还答应他们去冒险,你真正的想法还没有说出来呢。”

顾承家一提这事儿,就心烦。不过他使劲嚼了两下嘴里的东西,咽下去后就明白了庄墨象的用意:“好啊,小象,你是故意的!”

“就因为我逗了依依一句,你就心疼了是不是?”

庄墨象的脸不红不白,当然他即使不戴着面具也是不红不白的:“当然喽……我认为依依说的对呀。再好的东西不合自己的口味,吃着也不香。”

“不过,二伯关于那件事儿的想法还真得告诉我们,因为有些事情不值得去冒险。”

顾佑北一听这话,连连点头:“是的,准妹夫说的对,有些事情确实不值得去冒险,性命要紧!”

顾承家立刻瞪着他训斥道:“又胡说八道,哪里来的准妹夫!”

顾佑北拍了下脑门:“注意,我下次一定注意。”

庄墨象翘起嘴角,看向顾依依。

顾依依脸色微红,察觉到庄墨象专注的目光,白了他一眼,却因为看到他眼中的情意难得地娇羞了。

低下头的顾依依没有发现,顾承家和顾佑北对视一眼,无声地感慨着女大不中留啊……

饭后,刁朋抢着去洗碗,为顾家人留下空间谈事情。

胖子也借口,他需要回卧室躺着平平胃,就离开客厅了。

顾承家没想到这两个人这么懂事,对着自家人放心地说了起来:“我就想着要看看那两个人是不是也是那个组织的人!”

“当时看着祝大头和杨洪波那副说着大义凛然的话却是推我入套的可恶嘴脸,我真想揍得他们爹妈都认不出来。”

“本来我不想浑水的,但我气不过,我总觉得他们与火凤组织有关联。”

“我就想着将计就计,揭露他们的险恶用心,把他们绳之以法!”

顾依依歪着头,看向满脸气愤的顾承家:“二伯,爷爷要是在的话,一定会训你一顿。”

“你这一招太过冒险!你怀疑他们是火凤组织的人,也是他们不惜暴露身份的举动才让你有了这个怀疑,对不对?”

“那就说明他们以及他们身后的人,早已编织好大网,就等着网住你这条大鱼呢。”

“他们一定认为,他们接下来的计划肯定能成功。不然不会下这么大的力气,不惜抛出两个暗线或者威胁利诱了这两个有一定权力的人做炮灰!”

顾佑北睁大了眼睛:“依依,你是说对方打算‘牺牲’了他们,换取能够再次抓住我爸?”

顾依依朝他眨眨眼睛:“当然!你想啊,即使现在没人怀疑他们,但是等到二伯入套被抓走了,不就有许多聪明人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了。那时,他们就会暴露了……”

顾佑北笑了:“聪明人怎么会后知后觉!”

顾依依没有顺着他的意思:“三堂哥,我们之所以能够分析出来,是因为我们知道了不少别人不知道的内幕和以前那些针对我们的案情。”

“把那些放在一起,就会一目了然。”

顾佑北有些挫败地看了小堂妹一眼:“我也知道一些呀,可是我只是直觉不希望我爸冒险……”

庄墨象倒是罕见地开口安慰:“你只知道一部分,而依依知道了全部。”

顾佑北的眼睛立刻恢复了神采,他根本没想到这就是他那句准妹夫的功劳……

顾承家心里有些后悔,当时自己意气用事了,他尽力思考着接下来的对策。

客厅里陷入了沉默,直到顾承家的一声叹息响起,才打破了这种有些压抑的氛围。

“我还是没有想到,怎么能够弥补我之前冲动之下做出的决定。”

顾依依看向庄墨象,挑了下眉,又抬来下巴往回甩了个小小的弧,庄墨象微微点了点头,并附上一副笑容。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