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分类

字幕网app下载视频

要是有心留意太子爷的事,那只会发现的更快啊。

太子爷放下茶碗,低头沉吟了一会,然后问道:“老四。你将这件事告诉孤,对你有何好处?或者,你为何要与孤说?”

四爷笑了笑,然后轻声道:“没什么好处。臣弟……”

他又笑了笑,带着一丝自嘲:“太子爷可知道,此次去蒙古,臣弟只带走一个侍妾?”

太子爷看着他,点了点头。

“臣弟宠爱她,所以只带着她。”四爷看着太子爷:“太子爷养着的这一位,想必也是太子爷喜欢的,宠爱的。臣弟只想说,臣弟是理解这样的心思的。”

太子爷看他,半晌失笑。

他点了点头,又点了点头:“既然是这样,那孤就承你好意了。”

他知道老四有个宠爱的侍妾。这个侍妾家里也很是有些本事。

舅舅是皇商,兄长是这一届的传胪。

如今在翰林院任职。

不管老四宠爱那个侍妾是因为她的才貌,还是因为家世,都不要紧。

柔弱无骨光滑美背气质美女清晨朦胧室内写真

他相信,老四宠爱他那个侍妾。

可是……

老四会因此爱屋及乌?哦不,这都不叫爱屋及乌。

他会因此就理解他对凤影的一片心思?

这就是扯淡了。

真真假假,假假真真,他们这些个皇子啊,打小就熟悉这一套。

老四不说,那就不必问,问不出来了。

横竖,他承情就是了。

这一顿午膳,吃的没滋没味的。

午后,太子爷告别老四了四爷,索性就不隐瞒,当着四爷的面,去了牛头胡同。

凤影迎出来:“爷来了,这回时间不长呢。”

七日前,才见过。

“嗯,进去说话。”太冷了,太子爷拉着凤影的手进屋。

进去,丫头送来茶就退出去了。

“这几日可好?有什么不对劲么?”太子爷问道。

凤影一愣:“有人发现我与你的关系了?那我会不会影响你?”

太子爷正要说话,就被她这一句问的呆住了。

她……是一心担心他的……

“没事,不必担心。”太子爷笑了笑,拍她的手。

凤影也跟着笑了笑,只是很勉强。

她又不是石头做的。

这么久,她又是心疼他,又是在意他。难免……也就爱上他了。

爱上他了,自然就会为他想。

她自己知道自己干净,清白。

可是这个世道不认啊。

别说是现在,就算是她穿越过来的现代也是一样。

做过妓-女,就算是被迫也好,还是被骗也罢,永远不是个光彩的事。

何况,青楼,那是什么地方?

她说自己跟着太子爷的时候是清白的,可是谁信呢?

就算是信了,那也一样不清白啊。

这样的时候,她被人发现了,对一个当朝太子来说,意味着什么?

她虽然不知道这夺嫡的事是怎么发生,可这个时代,处处与历史不一样。万一夺嫡的事早就开始了呢?

如今,皇上一举封了三个郡王,都有战功的。

还有那位历史上的命定地位四爷……更是两度受伤……

“想什么呢?不要怕。”太子爷叹气,抱住她:“现在,愿意跟孤回去么?你放心,回去不会委屈了你,孤会好生护着你的。”

凤影也抱住他,半晌抬起头:“对不起。”

她是爱上他了。

可是,她还是不想放弃自由。就算是如今住在这一方天地中,算不得绝对自由,可是也比那毓庆宫好,比紫禁城好太多了啊。

“你呀,真是任性。”太子爷摸着她的脸:“不愿意就不愿意。回头换个院子吧,换个大一点的。孤是实在不愿意孤的女人藏头露尾的……可你也真是任性啊。”

“对不起。我……谢谢你。”凤影抱住他,把头埋进他怀里。

“傻不傻?不说了。告诉孤,你最近做什么了,这几日好不好?”太子爷拍着她的背问道。

有时候,宠爱就是纵然。

太子爷深深的知道,如今这样是不对的。

他是太子爷,要想坐稳太子的位置,就不该这么做事出格。

可是……这个女子身上的温情,他不能抗拒。

他在毓庆宫里,会想她。

总是会想她。

而太子这位子……甚至于,他有些厌烦。

很是厌烦。

甚至于,他想着,要是不做太子呢?与怀里这个女子一起,浪迹天也又如何?

这念头,犹如路边野草,只需要一场雨,就能蓬勃壮大。

太子爷心陡然跳的很快。

他有些吓着了,被自己的念头,被自己这荒唐至极,却觉得生机勃勃的念头……

“你真是孤的一个劫。”太子爷将她抱紧,再紧一紧。

“哎。”凤影也是长叹一声,心里却没有什么好办法。

两个人抱在一起,从午后到黄昏,直到天色暗沉下来的时候,才恍惚分开。

而太子爷,又要回去了。

“你安心呆着,这几日侍卫会在暗中护着你。过些时候就搬家吧,先换个地方,以后的事,孤会安排好。”太子爷见她的头发拢好。

“嗯,爷安心回去吧。不必担心我。”凤影想,要是出事了,她不认太子爷就罢了。

总不能因为她,叫太子爷背上什么骂名吧?

太子爷深深的看了她几眼,这才转身走了。

与此同时,暗中盯着的一个人也撒开腿,往索相府里去了。

“看清楚了?真是太子爷?”索额图站起身,严肃道。

“真是。就算是奴才看错了太子爷,还有东宝公公呢!真真的就是他们!”一个农夫打扮的小厮道。

索额图皱眉,坐回椅子里,摆手叫那小厮出去。

管家凑上来道:“相爷,您可劝劝太子爷吧,这可不是小事,要是叫人发现了,太子爷私养青楼女子,那可是个污点!”

为太子者,如何能背上这样的污点呢?

这可是丑闻!

“太子爷能听我的?哼!这女子该死,勾引了太子爷。”索额图皱眉。

“那……相爷,是暗地里……”管家做出一个抹脖子的动作。

“这事缓缓。”索额图摆手,要是直接杀了那女子事小,因此和太子爷生分了就麻烦了。

还是先与太子爷说说吧。

要是劝住了太子爷,那这女子就好处理了。

他投鼠忌器罢了。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