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蕉视频app福利下载

……

这一夜,朱慈烺睡的很晚,他站在地图前,久久沉思,脑子里面一直在想两个名字,一个张献忠,一个李定国。

这两个都是明末的风云人物,也都是危险人物,张献忠坑了杨嗣昌,李定国坑了吴甡,就谋略来说,朱慈烺自认是不如杨嗣昌和吴甡的,他唯一胜过他们两人的,就是穿越历史而来的史书、科技记忆和身为太子国本的天然优势,另外,因为是穿越者,知道张献忠和李定国的厉害,也是他略占优势的地方。

有杨嗣昌和吴甡在前,他必须更加的小心谨慎。

此时,在对面羊楼镇,领兵的既不是张献忠,也不是李定国,而是一个并不太出名的艾能奇。按理说,朱慈烺应该轻松才是,毕竟艾能奇只是以勇猛为名,论谋略和用兵,他比张献忠李定国都差得远。

但不知道为什么,朱慈烺就是轻松不起来,他隐隐觉得,事情有点蹊跷。

—-拦截之兵,关乎献营成败,就算张献忠亲自在岳州城下督战,脱不开身,也应该是派李定国才对,怎么会是艾能奇呢?

难道艾能奇是张献忠的弃子?

但如果艾能奇败的太快,张献忠岂不是把自己也弃了?

会不会情报有误,对面并不是艾能奇,而是李定国呢?

如果是李定国,那就要小心了……

“殿下,该休息了。”唐亮再一次催。

嫩肤女性感记

……

大约是因为在军营夜宿的时间多了,每每到早上? 军中起床的第一遍鼓声敲响之前? 朱慈烺就会很自然的睁眼醒来? 今日也不例外? 他准时醒来,帐中还是漆黑,天还没有亮,他抹黑坐起来? 摸索着披上衣裳? 穿差不多了? 才叫一声唐亮? 等唐亮走进来? 点亮灯烛时? 他衣服已经穿好了,唐亮见怪不怪? 为他系好后襟,然后急急去准备早餐。

就在早餐准备之中? 朱慈烺却已经披了大氅,出了大帐? 骑上战马? 冲到营前去查看了。帐前侍立的武襄左卫急忙都跟上。

等唐亮急急慌慌的跑来,太子早已经不见影了。

唐亮一脸苦笑? 急急追到时,朱慈烺已经站在角楼上? 举着千里镜,借着晨光,仔细观望对面的流贼大营……

同一时间,张献忠也已经是醒了,亲随为他准备好了他最爱吃的米汤烧饼配马肉。

但今日张献忠却一反常态的没有吃,而是披了大氅,急步登上院中的鼓楼,向对面看。

“娘求的,朱家太子的排场,还真是不小啊~~”

看着代天巡狩的大纛和一面面官军大旗之时,张献忠又冷笑又心惊。

……

天色大亮时,朱国弼,左良玉虎大威牛成虎连同京营众将来到中军帐,参见太子。

太子正在用餐。

参见之后就是议事。

岳州正在被流贼猛攻,流贼派兵在羊楼洞拦截的用意,大家都是心知肚明,心急如虎大威者,嚷嚷着事不宜迟,应该立刻进攻,击溃羊楼镇的流贼,杀向岳州,决不能让张献忠跑了。

即便是陈奇瑜和杨尔铭等文官,包括参谋司的一干参谋,也都认为应该进攻—对面流贼约有十万人,最多十二三万,官军八万人,兵力并不落下风,何况从左营秦兵到京营,都是一时之精锐,面对十万流贼,没有不胜的道理。

朱慈烺却不急,他首先要搞清楚的是,对面流贼主将究竟是谁?虽然连续抓来的两拨舌头,都说是艾能奇加上蔺养成马回回等人,但他却不能轻信。现在,照他的命令,参谋司李纪泽江启臣,见那几个舌头都提到了后营,正在严加审讯,结果出来之前,他还不想冒然行动。

至于岳州的危局,他对刘肇基有信心,尤其是在南京水师控制江面之后,岳州再守个五六天应该不成问题。

因此,虽然众将连续请命,但朱慈烺却始终不动声色–打仗重在知己知彼,在不了解敌人的情况下,他不会轻易做出下一个决定的……

脚步声响,李纪泽脚步匆匆地进入帐中,将刚刚审完的口供,交到朱慈烺案上,然后说道:“殿下,经过臣严密审讯,确定被抓来的几个舌头,都是张献忠的第三子艾能奇的手下,他们奉了艾能奇的命令,为流贼前锋。但他们自从离开岳州,急急往蒲圻而来之后,就没有再回过中军,中军的情况,他们并没有亲见。艾能奇为主将,蔺养成马回回等人为副将之事,乃是他们从流贼头目口中听到的……”

听到李纪泽所说,帐中人都微微惊讶,难道舌头们的供述有假,不然太子殿下为什么要令李纪泽重新审问?

左良玉脸微微皱眉,两批舌头都是他抓获并审问的,如果有假,那他可就失职了。

朱慈烺看完口供,交给唐亮。

唐亮递给抚宁侯朱国弼,朱国弼看完之后,给了陈奇瑜,随后,一一传递。

陈奇瑜心思通透,看完之后,立刻就知道了朱慈烺的心思,于是拱手道:“殿下是怀疑……流贼使诈,主将并不是艾能奇?”

朱慈烺点头:“是啊,从这些舌头的口供中就可以知道,不论攻城还是做战,张献忠平常最倚重的乃是四子李定国,何以这么重大的任务,不交给李定国,却交给了三子艾能奇?”

“或许是李定国辅助献贼攻城,脱不开身……”陈奇瑜沉思。

朱慈烺摇头:“以张献忠之能,并非一定要用李定国辅助,拦截任务艰巨。留艾能奇在身边,令李定国领兵,才是最恰当的,也是最合理的。张献忠不用李定国,却用艾能奇,令我有点不解。另外,大军主将是谁?有谁跟随?虽然不是军中的最高机密,但好像也不应该为前锋小兵轻易能听到的,所以我不得不谨慎……”

陈奇瑜眼神一惊:“殿下的意思,这是流贼故意让我们知道的?”

朱慈烺摇头:“只是怀疑,并不敢肯定。”

陈奇瑜深思。

其他众将却对李定国、艾能奇什么的,没有什么太大的重视,就算是李定国又如何?难道他还能挡住八万大军不成?

虎大威忽然站起,握拳说道:“殿下,如果是李定国,那我军就更应该进攻,李定国害死吴部堂,决不能放过!”

“对!”京营刘耀仁,马德仁,贺赞杨轩等人都是响应。他们对吴甡的感情,可比地方将领深。

朱慈烺示意众将坐下,然后脸色严肃的说道:“李定国虽然年轻,但却不可小视,纵观浮山、汉阳、武昌之战,其人很少和官军面对面的硬拼,从来都是以智谋取胜,如果对面流贼头领真的是他,我军就不能大意,需想好对策……”

“殿下担心,李定国有诡计?”陈奇瑜问。

朱慈烺点头:“李定国不会摆开阵势,和我军真刀真枪的硬拼的。因为他知道,如果真刀真枪,流贼绝不是我天兵的对手,但今日羊楼镇的流贼,却是摆出了一副死战拦截的架势。要不是我怀疑错了,对面贼首不是李定国,要不……就是李定国另有图谋。”

众将沉寂,有人心中想,殿下是不是太小心了?对一个小贼也这么重视?又想,两军对战,流贼能有什么阴谋……

这时,一直沉思不语的监军御史杨尔铭忽然说道:“刚才殿下说到浮山之战,臣忽然想到……浮山之战时,昆山将军统领大军和张献忠的主力杀的难解难分,我军甚至占据优势,但关键时刻,一支流贼骑兵忽然在后方出现,到处放火,扰乱了我军的阵脚,从而造成了我军大败……”

听到浮山之战,坐在左侧上首、朱国弼之下的左良玉立刻就涨红了脸,浮山之战是他近年来少有的大败,他左营也因此元气大伤,每每提起,他就觉得丢人,今日在太子殿下面前,就更是如此了。

杨尔铭却不管他的想法,继续说道:“今日流贼在羊楼镇摆开阵势,拦截我军,会不会故技重施,等我们上攻,和流贼陷入焦灼、难解难分之际,忽然从背后杀出呢?”

众人心中一凛。

朱慈烺的眼睛,却是微微一亮。说道:“拿地图来!”

唐亮和佟定方拿过地图。

众将也都围了过来。

“这两座山,叫什么?”朱慈烺一眼就看到了羊楼镇附近的山岚。

“一个松峰山,一为马鞍山。”李纪泽回答。

“山势如何?山上可能藏兵?”朱慈烺问。

“山并不高,也不险峻,南北绵延几十里,树木茂盛。臣到羊楼镇之后,派人搜查三十里之内的所有地方,并没有发现有流贼的踪迹。”这一次的回答是左良玉,他是大军的前锋,又是宿将,和流贼大军在羊楼镇相遇,扎下大营之后,第一件事情就是派出侦骑,将周围三十里来回翻了一遍,防备的,就是流贼的残余和伏兵。

朱慈烺皱着眉头:“那就再搜一遍,松峰山和马鞍山是重点,一定要来来回回,仔仔细细的搜!”

羊楼镇周边都是平原,难以藏兵,如果流贼真有伏兵,那么,松峰山和马鞍山是唯一的两个地点,如果能搜出伏兵,那一切问题就豁然开朗,如果没有,也不碍和羊楼镇的流贼展开决战。

“是。”

左良玉领命。

军议结束,朱慈烺做出暂时按兵不动,先观察流贼动静,确定主将之后,再决定下一步战略的决定。

众将散去,各去忙碌。

……

松峰山。

五百名左营骑兵在山脚下出现,然后在军官的带领下,各寻道路进山。

“都给我听好了,一定要仔细搜,仔细找,但有异常,立刻烟火为号,如果但敢懈怠,耽误了军情,就等着掉脑袋吧!”

军官大声喝令。

“是。”

五百多人,分成几十队,很快就消失在山林间。

……

一个樵夫模样的年轻人,在山林间飞奔。

很快的,原本有所声响的山谷,立刻变的悄无声息。

……

“娘的,鬼都没有,搜什么呀?”有官军抱怨。

“干脆一把火烧了,有贼没贼不就知道吗?”另一人道。

不过也只是说说,并没有人真放火,现在是五月,正是葱葱绿绿、青翠盎然的时候,山火并不容易燃烧。

……

日上中午,见对面官军没有动静,并没有攻击的意思,军师汪兆麟有点忐忑了。

张献忠却一点都不慌,坐在大椅子里,大碗喝酒大口吃肉,嘴里还哼着一些别人都听不懂的小调。

见大帅镇定,汪兆麟和流贼大小头目渐渐也放松了下来。

……

下午。

中军大帐。

经过一个上午的观察和各方方面的汇报,朱慈烺已经可以确定,对面流贼最少在十二万人以上,他们以羊楼镇为核心,摆开了连绵的营寨,截断了道路和平原,并挖掘壕沟,设置拒马和陷阱。就兵力和战力,如果强攻,朱慈烺觉得还是可以拿下的,不过伤亡一定会比较大。

“殿下。”

左营惠登相和李国英先后来报,说松峰山和马鞍山都搜了,并没有发现流贼的踪迹。

众将都微微松口气,觉得不能再耽搁,应该对羊楼镇发动攻击了,因为就在这一天里,羊楼镇的流贼在镇子前方的原野里,不停的挖掘壕沟,虽然没有堆成胸墙,也没有犀利的火器,只设置了拒马和鹿角,但如果任由他们这么挖下去,官军进攻的难度,肯定会持续增加。

地图前,朱慈烺皱着眉头,难道自己的怀疑错了?对面流贼头领真的就是艾能奇?

又或者,李定国的诡计,并不在后面,而是镇子里面?

“佟定方。”

“在!”

“你带人再去查一下,记着,人不要多,也不要穿甲胄。”朱慈烺想了想,还是觉得不安心,决定派佟定方再去,如果还是没有流贼的踪迹,那他才能心安。

“是。”佟定方点了五个精明能干得帐前探骑,没有穿甲胄,都换了平民服装,急急而去了。

……

松峰山和马鞍山距离官军大营有十里地,来回一个时辰,算上搜山,也就两三个时辰,但直到天黑,佟定方都没有回来。朱慈烺心中渐渐不安,开始为佟定方的安全担心起来……

xiazaitxt

Copyright © 2021. Powered by WordPress & Romangie Theme.